jsdhwdmaX

大家新年快乐呀

电…电脑被征用了…
所以
暂时完不成
羞愧躺地_(:з」∠)_

还是先祝大家新年快乐呀ヽ(〃∀〃)ノ

 一个小小的预告


视频的pa有借梗,想做这个梗想了有半年了终于……

发一下梗和原声台词结合之后的对话

同好们可以猜一猜借了什么梗呀( ゚▽゚)/

有对上脑洞的加送一个彩蛋!


“我手上的红线!”

“传说,七叶断肠草是一种可怕的诅咒。每当它重现江湖,必然掀起一场血光之灾,当叶子落光之时,要是拿不到解药,就会痛心而死,苦不堪言。”

“算命的说我今年有场大劫,没想到呀。”

“人早晚难免有一死,我早有这个觉悟了,死就死吧,我不需要什么解药。”

“没人为我这个浪子伤心。”



正片大概四分钟的样子

尽力在除夕赶出来送给大家作新年礼物啦哈哈

(゚▽゚*)♪   


单机太难熬了_(:з」∠)_


占tag致歉

一只叫陆小鸡,一只叫花七童。

旅行回来,一只已经吃了四个小时,一只一直在看书
或许这就是陆小鸡跟七童的差别【笑哭

七童是真乖巧啊,晚上我睡觉前他回来,乖乖在床上看书,出去旅行还记得等我早上起床打声招呼再走
幸福的转圈圈

不过喂陆小鸡能不能别吃了去找你家七童都好久没回来了你不怕他迷路的吗你还吃!!!

【明唐血族paro】试写,没有标题


         深夜的小酒馆依旧热闹,觥筹交错,谈笑风生,酒客们举着酒杯你来我往,称兄道弟,好不愉快。

         突然,门口风铃微微一响。声音不大,在吧台的酒侍和调酒师却是很精准的捕捉到了这一状况,不动声色地注意着大门。

        下一秒,大门被重重推开,最当前的是两位身着黑色私家制服的年轻人,而后跟着的,则是一位披着短斗篷,胸前佩戴锡章的年轻掌事者,以及他身后十几位同样身着制服、佩戴铜章的属下。

         来势汹汹的阵仗让刚才还喧闹的酒馆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安忒列阁下夜安”,尼特——酒馆老板急匆匆的迎上前去行了个礼,“没想到您今晚屈尊驾临,小店真是蓬荜生辉…”,说着,他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了看年轻掌事者的神情,斟酌道“您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年轻掌事者神色冷然地扫视了一圈酒馆中的客人,似乎有些抵触酒馆中污浊的氛围,开口道,“你这里,方才可有来过什么特殊的人?”

         “特殊的人?”尼特面上一愣,“怎么特殊?”

         安忒列收回目光,审视着面前这个酒馆的老板,标准的贵族发音让他的话带上了些许暧昧,“比如——一个猎人,一个血族猎人…”

         尼特惊住,“血、血族猎人,这,这现在还有敢出面闹事的血族猎人吗?”在短暂的惊讶之后,他赶忙解释“您知道我这酒馆也小,来的人大都是熟人,一来二去大家也认得脸,哪里会有什么劳什子的猎人突然来”。

         安忒列未置可否,直接示意下属去四下搜寻,自己则注意着酒馆其他人的动作。尼特犹豫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道,“敢问,可是那猎人闹了什么大事出来了吗?”
安忒列嗤笑,“可不是,那人可胆大包天的很,不光动了我们莱斯家的东西,还妄图盗取长老会的秘宝,你说,这事,大不大?”而后目光再次落到尼特身上,话音一转,“所以,我今天不光是代表莱斯家族,更是代表长老会进行搜查,希望老板不要让长老会失望。”

         话虽是对着老板说的,却也是让酒馆里其他人听的。安忒列作为莱斯家族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在长老会中也早早确立了自己的地位,是目前能够佩戴锡章的最年轻的掌事者。没人愿意在这时候对上这两个庞然大物,从而年轻掌事者也不担心谁会撒谎。一个猎人——他们的死对头,和莱斯、长老会双势力,选择对上谁,真是太简单不过了。
         尼特明白这一点,放松了些,但同样也知道,如果安忒列一时兴起,说他们窝藏逃犯,那他们也只能被动接受这个“窝藏罪”罪名,故而,尼特又解释:“您也知道,我这酒馆开了不少年头了,当然不会干这种会给自己招来祸事的事儿。”

         安忒列带来的属下动作很快,他身旁的副手过来耳语了几句,带着十几个人又站回了安忒列身后。掌事者才道,“不过是例行检查,最近此人行事猖狂,长老会正在全力抓捕,如果有消息。还请及时告知我们。”
“一定一定。”

        目送掌事者离开后,尼特又安抚了酒客们几句,待酒馆重新恢复热闹才回到自己办公室,长出了一口气。刚才伪装的谨小慎微和轻松都立马消失不见,待他急匆匆按动机关,走进暗门,神态表情又换成了垂头丧气的苦大仇深。
         “大、大人,莱斯家和长老会的人已经走了。”

         回应他的是杯匙碰到杯壁清脆的声响,“叮”的打破了这间密室的寂静。被称作大人的人背对门坐在吧台前高脚凳上,也不见他说话,只好似百无聊赖一样搅拌着高脚杯,杯匙就接连碰撞到杯壁,生生给暗室里添上了一点莫名的悬疑气氛。
         而尼特只觉得听的越来越心惊肉跳,忙不迭提高了声音重复唤道,“大人,大人?大——”

         “别瞎叫,听到了。”意外好听的男声,即使带着懒洋洋的语气,也好像拉丝的蜜糖。男人终于肯放下杯匙,转过身来赏他一眼,尼特便嘿嘿嘿陪着笑脸。
         “怎么,一副难过的样子,那掌事者还敢难为您不成?”男人笑眯眯地问。
         “嗨,您说的什么话,我又算个什么人物,这不是您在这里我得好好斡旋吗?”
         男人哦了一声,尾音上扬,“您可别自谦,毕竟不是谁都有魄力拿出那么多小可爱送我回家的”,说着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反手伸去拿起杯匙在杯壁上轻轻一敲,“您说是吧”。

         尼特眼睁睁看着他杯中好不容易沿着杯壁爬上来的几只小黑团子又落入了杯底,一颗心也随着沉了下去,“是、是啊哈、哈哈哈哈……”

         哈个屁,尼特现在心里窝着天大的火又觉得憋屈,如果不是昨天激进了些,直接派了自己的蝠卫跟着他,今天这祖宗也不会招了莱斯和长老会那帮人再跑到自己这里来溜达。可是能怎么办呢,他撇了眼灯下透着蓝光的鸡尾酒杯——里的黑团子,自己的子嗣还在他手里呢,况且这会儿那杯子里……

        “行了,笑的也不怎么好听”,男人站起身,理了理衣袖,“他们走了,我也该走了……今天,就不劳烦您相送了。”
         “是是是是是是……”
          “……不过老板您心善,再帮我一个忙不麻烦吧?”
          “不麻烦不麻烦……”
          “既然这样,您就帮我往长老会还有其他十三个氏族发几张帖子吧。就写,多谢邀请,在下会尽快到访。”
          “是是是……嗯?”,尼特惊愕。
          “哦,你不愿意吗?行吧,记得下次我再来,别给我这种孩子喝的饮料,要来,就来真的……”
           男人依旧是那副懒洋洋的语气,瞟来一眼,尼特却仿佛被银针扎了个透。
          “……送送送,一定送,给我两天,不,一天,就一天的时间,后天,后天晚上,保证一定给您送到……”
         “果然有魄力呢,里恩塔老板”,男人的笑今晚就从未减少过,“那拜托了”。

         男人将手往口袋里插好,走了几步,复转过身来。一身黑色长风衣,长发扎成高马尾,行动间,称得身段风流无匹。眉眼弯弯,从来都是笑的眼,这时更是眯起了来,暗室的灯照下,就似夹杂了流光,露出几分旖旎。
         他开口,便像吟唱咏叹调一般。

         “多谢款待,顺便忘了介绍。”
         “鄙姓,唐。”

——————————————————————————————

没啦,实在是不想复习然后意外开的脑洞

喵还没出场…
大家可以脑洞下cp属性哈哈哈
就当第一次为明唐产粮啦

有人看就继续写
太久没摸过笔了

忙到精神错乱
拉闸